他用香港人的思维在广州买房,结果……

搜狐焦点广州资讯 2018-01-10 19:07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在买房这件事上,他感叹道,“有时候选择真的比努力更加重要。天道酬勤,在中国房地产面前根本是个冷笑话。”

C先生说这两年是他非常难忘的两年,他用了这一个形容词——“目瞪口呆”,他看到的是这两年房地产的爆发。

C先生是广州人,在香港工作,他坦言在买房这件事上,香港人教会了他很多。

本来他和父母在2006年就有买房打算,也不乏“心水房”,但后来阴差阳错将买房钱投入了股市,“这件事,成为了改变我们家命运的转折点”。

在买房这件事上,他感叹道,“有时候选择真的比努力更加重要。天道酬勤,在中国房地产面前根本是个冷笑话。”

今天一起来看看C先生的买房故事带给我们什么经验和启示。

目前C先生在香港工作,周末有空才会回来广州。香港的房价太高,生活压力也大,C先生说以后还是会回来广州的,香港只是个适合奋斗的地方。

说起在香港的工作经历,C先生说这期间学会很多。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C先生就遇到了一位好老板,从老板身上学到了基础的投资理念——“老板教我,出来工作要存钱投资,一开始没有钱买房,就学买股票,赚到钱就买房。买股可以收取利息,买房可以收取房租,一样是价值回报,门槛不一样而已。赚了钱就把赚的留在股市里,成本拿出来,那你就永远不亏。老板还说,趁年轻能负债尽量负债,哪怕你输了还能再起来。”

这一种合理投资的理念,C先生是在老板的耳濡目染下逐渐成型的。

不过,C先生也很清醒认识到“因地制宜”的必要——他说,股市的真正用意是长期投资一些有潜力有业绩的好企业,企业每年分利息给股东,这是健康的环境。但是现在大家都将股市当成了一个短炒投机的渠道,所以A股炒不得。但买房这个理念,却是对的。

关于买股票还是买房子,大家目前可能毫不纠结地做出选择,但是C先生和家人的理念却是用“血”一般的教训来确立的。

事情跨越牛市和熊市,还得从2006年开始讲起。

那时候,C先生和父母一家几口住在海珠的一套两房里,慢慢略感拥挤,需要改善住房条件。所以当时才刚上高中没多久的C先生,就开始跟父母一起去看房。

看过很多房,也不乏相中的房。如今十多年过去了,C先生还能回忆起当时的看房经历——“那时候合生颐景华苑好像是6000+一平,带装修的;金碧湾是8000+,毛坯的,当时看到觉得特别喜欢,144平做三房,觉得很舒服;还有在金沙洲的恒大御景半岛,也很喜欢。”

结果呢?2006年前后C先生家并没有买成房,如今看到那些错过的房子,和现在翻了几番的房价,C先生都笑着反省说,“多么深刻的教训!”

那年没买成房的原因有几个:

(1)房子一直是妈妈想买的,爸爸并没有那么强烈的买房意愿;

(2)那时候房贷利率比较高(小妹注:2006年房贷基准利率是6.84%),所以父母买房的概念是全款。但是买一套房,一百多万花出去,家里的积蓄就基本清空了。爸爸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当时还面临合伙人退出的情况,出于谨慎考虑,还是应该留点钱周转;

(3)2007年股市经历了一波牛市,全民皆股,父母把买房钱投进股市,不懂金融也日赚过万,但好景不长,2008年金融危机时赔了好大一部分,所以也就没钱买房了。

这是改变全家的一个转折点,他笑着说,“要是那时候做对了决定,我现在就不用这么辛苦了。”C先生的妈妈偶尔还会讲起,当年同事50万买一套番禺碧桂园别墅,要是当时买了就好了。父亲有点大男人主义,虽则没有公开反省,逐渐也意识到当年的选择是错了,但也改变不了房价飞涨的现实。

C先生说,这件事教会他两件事——爸爸是老实人,其实不太适合做生意,还有生意不比房子赚钱。但那之后,C先生和家人也没有再去看房,因为家里已经没有余钱了,还有砸在股市里的钱,被压得一动不动,除非有急用,父亲才会割肉拿一些出来。

转机在2015年,那时候C先生已经毕业出来工作,遇到前面提到的香港老板,把买房的概念灌输给了C先生,而他又传递给了父亲,而且再加上感情的善诱——要买房结婚的理由说服了父亲,所以2015年C先生和家人又开始了频繁看房的行程。

当然,决定性的还有经济原因。那时候C先生的工资调了一次,每月盈余足够付房贷,另一方面就是那时候的股市重现牛市。父母出于朴素的投资观念,觉得要回到成本才能卖出。这样非专业的股市投资者反而得福,真的等到了2015年的牛市。

2015年5月,从股市里拿出赚了的40万做首付,C先生入手了南沙富力天海湾。那个楼盘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父母特别喜欢觉得以后可以养老,而C先生当时也觉得南沙离香港近,又是自贸区,以后回来工作可能机会比较多,所以作了这个选择。价格也是影响因素,当时市区普遍两万多,南沙一万出头,算了首付和月供,买南沙刚刚合适。

“2015年5月买完,后续经历了多次开盘,到年底已经基本卖得差不多了,那时候房价在1.8万/平左右,比我不到1.2万/平入手已经涨了50%,已经很满足了。”买房是从自住的角度出发,C先生说自己容易满足。

虽然现在回想,买南沙的决定也不是特别成熟——当时南沙一万出头,增城才七八千,但大家都知道后来增城飞涨了,南沙反而相对涨得缓,C先生说那时候不懂看规划、不懂看离市中心的距离,但买房这个决定是对的。

不过C先生说,南沙房是投资为主,可以看得出入住率不高,自己的房子收楼两年了,也一直空在那里。而C先生轻尝买房甜头,更是爱上了看房,“我很喜欢去看样板间,买了房还是经常去看房,哪怕不买,也喜欢去看”。

这样的缘分,铺垫下了买第二套的契机。

2015年下半年,新房进入了一段没人看的时间,因为股市热潮正旺,大家有钱都去炒股了。C先生和家人经历了2007年,觉得还是买房比较实际,而当时出现了一二手倒挂,C先生觉得是个很好入手的信号。

“一二手倒挂可能会出现在股市特别旺的时候,大家都不买房买股票,放卖的业主也不急着卖房,因为他也在股市赚了钱,又觉得买家在股市也赚了,就会很硬气地加价。当一个你特别看好的区域,而那里新盘均价居然比附近二手便宜,就应该入手了。2015年股市大旺楼市静悄悄,2016、2017年股市低位徘徊,楼市就起飞。楼市、股市两个储水池之间还是有相辅相成的规律”,C先生分析道。

所以在2015年中秋前夕,C先生看到了天河的某新盘,当时价格才2.8万,一盘算海珠的二手房都快到3万了,天河居然还有3万以下的新房,而且还很近地铁,父母也觉得户型不错,动了心思就又买了。

所以C先生如今年纪轻轻,就买了两套房,月供加起来一共要2w,C先生自己供一万多,父母再帮助一点,不成为压力。C先生说自己也很幸运,也很感谢父母的支持。

而最近,他还受到香港人买房思维的启发——很多香港人经历过金融大海啸、经历过负资产,对买房都心有余悸。香港最低一成首付,金融海啸一来跌两成,然后被公司炒鱿鱼,没有收入断供,房子被银行收走,流落街头还欠银行几十万,所以那时候很多香港人负资产要跳楼。

这些“香港历史”给了C先生一个新思维,买了房必须要买保险,尤其是家里的顶梁柱必须要买人寿保险,确保万一出现变故,不至于家人还不起房贷,房子被银行收走。

C先生说如果还有购房资格,经济上也支持的话,肯定会再买。如果再买房,会考虑天河或者琶洲,这应该是广州未来十年的中心了,这样父母也住得近,方便照顾,他计划着。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