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洲突围或将是“老城区转型发展”的参考

搜狐焦点广州资讯 2021-04-13 09:32:32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有评论认为,香洲区应该从创新驱动和市场化改革上找出路 4月7日-9日,羊城晚报连续推出《香洲突围何去何从》系列报道 香洲突围或将是“老城区转型发展”的参考;专家建议:香洲应抓住珠海建设区域消费中心的机遇,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总部经济 文/图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林丹 吴国颂 郑达 羊城晚

有评论认为,香洲区应该从创新驱动和市场化改革上找出路

4月7日-9日,羊城晚报连续推出《香洲突围何去何从》系列报道

香洲突围或将是“老城区转型发展”的参考;专家建议:香洲应抓住珠海建设区域消费中心的机遇,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总部经济

文/图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林丹 吴国颂 郑达  

羊城晚报近日推出的《香洲突围何去何从》系列报道引起读者广泛关注,社会各界对老城区转型发展这一话题展开了热烈探讨。

在专业人士看来,珠海市香洲区今天面临的困境是城市发展的必然,香洲区要放下思想包袱,认真思考自己未来的发展道路。有专业人士认为,香洲区的破局对全省乃至全国都有参考意义。

香洲的明天能否蝶变?为此,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对话专家。

香洲“困境”

是城市发展的必然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香洲区是珠海的行政中心,最早的珠海经济特区就在香洲区域内。同为经济特区,深圳的罗湖区成功升级,而珠海的香洲区仍在寻求突围。有人认为,香洲近1500家企业搬迁是“兄弟”抢“饭碗”,您怎么看一个城市内部的竞争?

广东省委党校原副校长、教授陈鸿宇:一个区域经济的发展,眼界不能只放在一个行政区划里面。对于珠海市来说,它统筹考虑的是整个珠海市的发展,并不是只考虑香洲区一个区域的问题。

分析国内外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规律可以发现,一个城市的核心地带,或者一个经济区的核心区,它的工业化、城市化水平总是走在前列的,也会比较快地面临着发展“天花板”的状况。中心城区到达工业化成熟阶段之后,资源要素的外溢是必然的,这个时候倒逼着核心区或者中心城区的产业必须要上更高层次,所以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及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和升级问题,顺理成章地摆在大家面前。

企业发展的规模越来越大,它所需要的空间越来越大,它对市场选择会提出新的要求。如果香洲的企业因为发展需要搬到了珠海其他区,对企业、对珠海来说其实都是一件好事。要对外迁企业进行具体的分析,充分评估外迁企业的科技水平、解决就业能力、产出和回报率。如果是新的生产力代替落后的生产力,我们应该鼓励企业向外发展,为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腾出发展空间。如果都认为这是我的企业,不能搬走,企业只进不出,就没有珠海的今天。

华南城市研究会(智库)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企业外迁是城市发展的基本规律。中心城区一般是城市的CBD,再外围就是居住区,然后是工业、农业布局地。城市发展一般规律也是根据土地价值来定,那么对于制造业来说,中心城区土地面积受限,在中心城区发展制造业也发挥不出它的土地价值。

香洲区作为珠海的老城区,工业外迁是必然的趋势。香洲一些企业迁出去,其实对于企业和老百姓来说也是好事,它将腾出空间去发展其他一些产业。制造业外迁,原来的土地就可以用作第三产业发展,这是城市发展的规律。

香洲难题

过去的模式已不可持续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最近有条新闻可能说明一些问题。深圳粤海街道只有14.23平方公里,开车转一圈不到20分钟,但在这里的上市公司超过100家,以南山区7.59%的土地贡献了南山区一半的GDP。如果说深圳很特殊,那么佛山呢?佛山的桂城街道去年GDP655.95亿元,在这个街道有23栋楼的税收超过亿元,相当于每3.7平方公里的面积就有一栋税收亿元楼,据说最高的一栋楼税收达18.55亿元,这23栋楼的税收总额超85亿元,每平方公里的税收产出很高。

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教授赵晓斌(做过横琴金融产业的规划,担任过珠海城市总体规划的评审):香洲现在遇到的难题其实是它的发展方向不明确。前一波的制造业发展,充分利用了劳动力、土地资源,但现在这种优势慢慢没了,香洲过去的模式已经不可持续了。靠土地财政肯定是不行的。如果认为自己没有土地了,就不知道怎么发展了,只能说当地政府没有找到发展的方向。

资深媒体人宋先生:改革开放40多年了,香洲区还这么依赖土地财政,说明不仅是产业没有升级,观念、思维都没有升级。要提高每平方米的土地效率,靠的是科技!你看看香洲有相关政策吗?香洲真的没地吗?你看看香洲的老旧工业区在干什么?空置并不少。再看看那些文创产业园有几家是真正的创意企业?

香洲产业

要与自身资源相适应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与珠海周边市区相比,香洲区似乎慢了一拍,还能成功突围吗,路径在哪?

胡刚:香洲应该考虑企业外迁以后怎么样发展第三产业,关键要思考服务业怎么去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怎么引进、升级,高端服务业怎么跟澳门互动。现在全国各地城市的中心城区,GDP慢慢就不会是最高的了,但是人们还是很向往中心城区。国内不少一二线城市的老城区中心地带,文化旅游、教育医疗配套设施相对充足,具有独特优势。中心城区也不要老盯着第二产业,应该关注商业、教育文化等方面的发展,这样才符合中心城区定位和功能。

珠海并不像深圳、广州属于一线城市,但是对于珠中江都市圈以及澳门来说,珠海应该可以发展成为这个都市圈的中心城市,中心城市里面的香洲应该是这个都市圈的核心地带。我们应该用这个眼光去谋划香洲区的发展,通过都市圈这个视角来确定香洲区的价值和定位。

陈鸿宇:从“小而美”向“大而强”的转变,是消费要大、市场要大、网络要大。香洲可以朝着高新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总部经济方向发展。要有敢当主角的心态,而不是甘愿做配角。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支持珠海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化经济特区的意见》中提出,加强与港澳消费市场互补和联动,支持珠海建设区域消费中心。如果珠海香洲抓住这个机会,将珠中江都市圈整个消费产业做大做强,将非常有前景。

目前珠海有很好的环境,正好符合新经济形态发展的需求,香洲的发展其实有很大的空间。不过,地方的发展一定要与地方的资源禀赋相适应。香洲区作为珠海的核心区,可以大力发展文旅、文创产业,因为它有这样的资源基础,而且此类产业对土地的要求不高。如果在这个转型期你不转,别人转了,你就落后了。

赵晓斌:虽然香洲区有一定的产业基础,但做得并不好,本地资源没有好好地利用起来。香洲港的历史比香港维多利亚码头的历史还要悠久,但一直浪费着;情侣路确实很漂亮,但没能带动消费;一些商圈很高大上,却没有结合自己的文化资源,缺乏吸引力。没有像样的酒吧街,没有像样的步行街。建议商业的发展可以跟文旅发展结合在一块。

香洲出路

创新驱动和市场化改革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对于香洲区的企业外迁,有些人认为珠海市政府应该出面协调这种“挖墙脚”,行政手段能解决香洲区的问题吗?

陈鸿宇:用行政的手段去代替市场行为是不可取的,依靠行政补贴,依靠上级给政策来把企业留在一个窄小行政区划的思路,已经落后于时代。

主政者要按照市场化趋向,努力推进要素市场化,构建统一、平等、竞争、开放的社会主义市场体系。要破除以狭隘的行政思维来思考整个产业发展方向的传统理念,要以更加开放的站位去思考香洲产业转型升级,这才是老城区能够行稳致远的必由路径。

香洲区应该从创新驱动和市场化改革上找出路,要眼睛向内,要通过培育内在的动力来解决内在的问题。香洲区的转型,也有经验可以借鉴,广州越秀、海珠,深圳罗湖、福田、南山的转型发展都值得香洲去研究。它们的今天可能就是香洲的明天。

赵晓斌:香洲老城区转型的问题很多地方都会遇到,香洲区完全有机会成为一个成功的样本。关键要路子选对。你什么都想做,这种想法就是错误的。

在新一轮的经济发展中,香洲如果大胆尝试,有可能成为旧城区转型升级的一个成功样本。过去深圳有些地方也遇到香洲这样的困境,但因为政府有魄力、有方向,所以很快扭转了局面。

当然,香洲的转型发展仅仅依靠香洲自身的力量还不够,它还受珠海这座城市气质的影响。珠海是一个不温不火的城市,过去对产业布局没有理解透彻,市场化程度也远远落后于深圳。虽然现在的珠海开始在变,但力度还是不够。最关键的还是人的观念问题。

来源:金羊网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